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最佳女婿 > 第548章 病毒宿主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bazarrdc.com/最快更新!無廣告!

    先前安妮為了減輕肩膀的重量,特地將背包上的腰扣扣死,所以整個人連帶著登山包都被這巨大的身影拎拽了出去。

    而這巨大的身影拎著這么大一個大活人,卻如同拎著一個手提袋一般,無比輕巧的就爬到了樹上,并且迅速的竄了出去,只留下了安妮的一聲驚慌的尖叫聲!

    其實先前林羽就察覺到了不對,從地上瞥見了一個巨大的黑影,所以他連忙喊了安妮一聲,但是仍舊為時已晚。

    眼見這個巨大的身影把安妮抓了出去,林羽也沒有絲毫的遲疑,立馬把手里的火把一扔,手腳并用的攀上了這棵大樹,隨后順著大樹的樹杈沖到了洞穴外面。

    此時外面的雨已經停了,不過空氣仍舊是霧蒙蒙的。

    林羽透過霧氣,依稀看到那個巨大的身影已經跑出去了足有數十米,一手抓著安妮,另一只手和雙腳抓著樹枝和藤蔓,在樹頭間如履平地的超前奔去。

    林羽通過它的背影,才看出這是一頭體型巨大的巨猴!

    大致看來,這猴子身高絕對超過兩米,而且手長腳長,身上的黑褐色體毛顯得極為茂密,肌肉發達,給人感覺十分的壯碩。

    “何!”

    被這巨猴抓在手里的安妮緊緊的抱著胸前的背包帶,一邊喊著林羽的名字,一邊尖叫連連。

    林羽知道自己無法像那巨猴一般在樹梢頂端來去自如,所以他直接一步跳到了地上,接著迅速的朝著那巨猴奔跑去的方向急速的追去。

    “啊——!”

    此時身子懸空的安妮在空中來回晃著,面色嚇得慘白,只感覺眼前樹枝樹葉從眼前閃過,一時間天旋地轉,就差吐出來了,她知道,這巨猴抓她抓的猝不及防,而且又跑了這么一大段距離,早已經不知把林羽甩到哪里去了,壓根沒人能救她!

    她心頭驚恐不已,無比的絕望,知道自己要是被這巨猴抓走了,絕對性命不保,而且死之前還不知道會遭受到怎樣非人的折磨。

    “安妮,別怕,我在這呢!”

    就在她萬念俱灰的剎那,突然聽林子間的底下傳來了林羽的聲音。

    “何!”

    安妮神情猛地一振,又驚又喜,用力的抓住身上的背包帶,努力將身子穩下來,隨后低頭往地上看去,便看到了在下面緊追不舍的林羽。

    林羽一邊跑一邊靈活的躲閃著地上的灌木和樹木,速度根本不輸這巨猴半點。

    雖然那巨猴在樹梢間行動十分的靈巧迅速,但是畢竟林羽的速度實在是太變態了,在如此復雜的地形中,仍舊不落下風。

    巨猴嗤哼了一聲,回頭瞥了林羽一眼,顯然沒想到林羽的速度竟然這么快,所以便再次加快了自己的速度,不過讓它意外的是,林羽的速度也陡然間加快,仍舊緊緊的跟在它的身后。

    其實要不是這里地形復雜,樹木茂密,林羽早就已經超過它了。

    這巨猴似乎第一次見到速度如此迅速的人類,也不由有些驚詫,一邊奔跑,一邊用手折斷一些粗壯的樹枝朝著下面的林羽扔去。

    林羽只感覺樹根宛如手臂粗壯的樹枝朝著他嗖嗖的疾射而來,他立馬身子快速的閃躲,將這些樹枝躲了過去。

    同時他也不忘撿起一根樹枝,朝著林子上面的巨猴投去。

    不過因為林子上方的樹枝太過茂密,所以林羽一擊未中,緊接著他再次凌空抓住一根巨猴扔過來的樹枝,卯足了力道朝著巨猴再次扔了過去。

    這一次林羽用的力道非常的大,樹枝直接沖斷空中的枝丫,直奔巨猴的后背,眼見就要戳到它身上,但是那巨猴宛如身后長眼了一般,身子猛地一低,粗壯的樹枝頓時貼著巨猴的后背飛了過去,而且隨后那巨猴不在跑直線,一邊扔著樹枝,一邊以S行路線跑了起來。

    林羽見狀心頭猛地一顫,這巨猴竟然不只有超越普通猴子的身形,竟然還有超越普通猴子的智慧!

    林羽對這猴子不由心生敬佩,不過猴子終歸只是猴子,再怎么聰明,也聰明不過人類。

    林羽一邊接過它扔過來的樹枝,一邊判斷出它前進的路線,嗖嗖的連投兩根樹枝。

    那奔跑中的巨猴只感覺眼前兩根木棍嗖嗖射來,嚇得身子一顫,腳下一滑,身子猛地往地上墜去,眼見就要摔向地面,它抓著安妮的手突然一松,接著安妮便迅速的落向了地上,而它趁機則一把抓住了旁邊樹上的藤蔓,穩住了身子。

    “啊!”

    安妮只感覺自己身子上的力道一泄,身子極速的下墜,馬上就要摔到地上,但就在她的身子即將狠狠的摔在地上的剎那,一個有力的臂膀突然橫空一把抱住了她,正是下面緊追不舍的林羽!

    隨后林羽腳步一錯,這才將安妮下墜的力道泄掉。

    “何!”

    安妮看清楚林羽的面容后一把勾住了林羽的脖子,頓時放聲大哭了起來,剛才發生的一切著實把她嚇壞了,她還以為這輩子就要這么結束了呢!

    “我答應過你,不會讓你出事的!”

    林羽輕輕的撫摸了撫摸安妮的后背,輕聲安慰道。

    “嗖!”

    就在他話音剛落的剎那,一聲破空之音傳來,他猛地抬頭一看,只見一根尖銳的木棍凌空飛來,直扎他的面門。

    他眉頭微蹙,頭部迅速的一歪,這木棍便貼著他的腦袋飛了過去,噗的一聲扎到了地上的泥土中。

    他抬頭一看,見對面大樹的樹頭頂端,那只巨猴正雙眼赤紅的瞪著他,鼻子緊蹙,張著大嘴,露出紅色的牙齦和尖銳的牙齒,沖著他用力的發出“呲呲”的叫聲,緊接著巨猴將手里另一根處理過的木棍也朝著林羽扔了過來。

    因為這巨猴的力道太過強大,所以這一根木棍沖擊過來的速度也極快,要是扎在身上,絕對會被扎個腸穿肚爛。

    而巨猴這一木棍扔的顯然也是動了心思,所扔的方向正是林羽懷中抱著的安妮,顯然是為了讓林羽不好躲避。

    但出乎巨猴意料的是,林羽腳步再次輕輕一錯,身子一轉,這木棍便貼著安妮的后背飛了出去,噗的扎在了地上。

    安妮聽到動靜含淚抬頭一看,見到地上扎著的粗壯木棍后面色不由一白,心中驚慌不已!

    林羽身子猛地一轉,快步沖到了一棵大樹的后面,接著將安妮放到了大樹背后,低聲囑咐她:“在這里藏好,別動!”

    說著他起身就要走出去,安妮突然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吸了吸鼻子,淚汪汪的望著他說道,“何,你……你一定要小心!”

    “放心吧,我不會有事的,你倒是該替那只猴子考慮!”

    林羽有些俏皮的沖她眨了眨眼。

    安妮抿了抿嘴,這才緩解了幾分沉悶壓抑的心情。

    林羽從樹后面出去后,發現那巨猴蹲在樹頭繼續在折樹枝,看到林羽后再次發出了吱吱的叫聲。

    林羽沖這巨猴淡然一笑,暗想這巨猴還真是張狂啊,見了人不跑也不躲,竟然還要跟自己對著干!

    林羽猜測方才洞穴里面的那幾人多半是死在了這巨猴的手里,所以見了人類它才會有如此巨大的自信!

    只不過這只猴子不知道的是,這次它是真的惹錯人了!

    而且林羽見這巨猴的雙眼赤紅,帶著明顯的血絲,猜到這巨猴極有可能就是那種致命病毒的宿主!

    也就意味著這種致命病毒終于找到了破解的希望!

    這下學姐有救了!

    想到這里,林羽禁不住開心的笑了起來!

    如果換做常人,面對這么一只體型巨大,智慧超群,戰斗力爆表的巨猴,肯定早就已經嚇得六神無主,但是林羽此時不只沒有絲毫的畏懼,反而心里樂開了花!

    巨猴此時已經重新折斷了一根粗壯的樹枝,將樹枝上面的枝葉撕掉,隨后用尖銳的牙齒將樹枝頂端要成尖狀,作勢又要往林羽身上扔去。

    但是它此時突然注意到了林羽嘴角的微笑,一種發自心底的開心的微笑!

    以前見到它的人類基本上都會大驚失色,尖叫狂奔,像林羽這種面對它面不改色,而且還氣定神閑站在它面前面帶笑意的人類它還是第一次見!

    所以它頭腦一時間有些發懵,手里的棍子高高揚起,但是卻沒有扔下去,不知道下面的這個小不點打的是什么主意。

    但是就在它發愣的間隙,它低頭一看,發現原本站在下面的林羽已經不見了人影!

    巨猴立馬吱吱的大叫了起來,轉著身子四下看了一眼,發現周圍一個人影也都沒有。

    它呲著牙叫的更加的憤怒了,知道林羽多半是跑了,不過它突然間想起跟林羽一起來的安妮還在樹下,所以它順著樹干幾下便跳到了樹下,朝著安妮藏身的那棵樹撲過去。

    但就在此時,它突然感覺后背一道疾風略過,身子下意識的迅速往旁邊一躲,不過還是感覺腰上被一個沉重的東西結結實實的撞了一下,頓時一種火辣辣的刺痛感傳來,隨后一根木棍嗖的一聲貼著它的身子飛了過去,重重的撞在前面的樹上,正是它先前扔向林羽的那根木棍!

    巨猴伸手往自己的腰上一摸,低頭看到自己手上鮮血淋淋,頓時仰頭嘶吼了一聲,猛地回頭,發現林羽正笑瞇瞇的望著它,而林羽手中還握著另一根木棍,正笑瞇瞇的望著它,接著沖它豎了個大拇指,稱贊道:“別說,你做的這木棍還真挺好用!”

    巨猴雖然聽不懂林羽說的話,但是能夠看懂林羽挑釁得意的表情,見林羽如此猖狂,而且還敢主動對它發起反進,它渾身血液翻涌,獸心大發,頓時大吼一聲,抓著手里的木棍就朝林羽捅了過去。

    方才在樹上的時候這巨猴的身形看起來倒是沒有多恐怖,但是此時站在地上,身形看起來十分的可怖嚇人,只見它肩寬臂長,兩米多的身高站直了給人一種巨大的壓迫感。

    而且它的爆發力也是大的出奇,雖然隔著林羽足足有數米遠,但是手里的木棍一捅,眨眼間便戳到了林羽的面前。

    林羽仍舊一副坦然的樣子,隨意的把玩著手里的木棍,似乎對眼前的危險視而不見。

    饒是這巨猴眼見自己馬上要得手,眼中也不由閃過一絲興奮的光芒,似乎已經看到了林羽會跟以前他殺死的那些人類一樣立馬慘死在它手中,但讓它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就在它手里的木棍即將戳到林羽身上的剎那,林羽左手猛地伸出,一把抓住了它捅過來的木棍,木棍再難前進半分!

    巨猴雙眼一瞪,顯然非常的驚訝,沒想到如此弱小的一個人類竟然能夠接下它勢大力沉的一擊。

    而就在他愣神的剎那,林羽右手抓著的木棍狠狠的朝著它的腹部捅了過來。

    巨猴吱哇一叫,學著林羽的樣子急忙伸手去抓林羽捅過來的棍子,不過讓它震驚的是,林羽捅過來的棍子它抓是抓住了,但是林羽發出的力道實在是太大太大,它根本無法阻擋,眼睜睜的看著這木棍“噗嗤”一聲扎到了自己的腹部!

    好在它也算聰慧,在木棍扎來的剎那身子猛地一轉,這木棍便扎在了它的側腹上,將它受到的傷害降到了最低!

    但饒是這樣,巨大的疼痛感還是刺激的它哇哇大叫,隨后它身子猛地一轉,迅速的沖上旁邊的一棵大樹,抓走樹枝和藤蔓飛速的朝著林子深處跑去!

    林羽心頭一顫,顯然有些意外,沒想到這猴子說跑就跑,不愧是聰明的物種,知道碰到自己斗不過的敵人便立馬逃跑,不像那頭蠢豬,一個勁兒的死剛。

    這巨猴速度雖快,但如果林羽要是追出去,那這巨猴想跑也難,但是要顧慮到安妮,所以林羽便沒有追出去。

    而且此時天色已晚,追上去也不是明智之舉。

    “何,它應該就是那種病毒的宿主吧!”

    安妮此時也立馬跑了過來,見那巨猴跑了,又是慶幸,又是遺憾。

    慶幸的是林羽暫時沒了危險,而遺憾的則是病毒的宿主跑了。

    “嗯,多半是,它跟那些猴子應該都是一個種群,但是看它的癥狀,似乎比那些猴子嚴重的多,所以它體內的病毒多半已經異化!”

    林羽點點頭說道,“要是能逮到它,對研制出抗病毒血清將有極大的幫助!”

    “那讓它這么跑了,實在是太可惜了!”

    安妮忍不住嘆息了一句,隨后她面色一怔,急忙說道,“不過也沒關系,等我們出去之后,就可以找部隊來捕捉它!”

    說到這里她神色再次一黯,輕聲嘆息道,“可是……我們什么時候才能出去呢?!”

    從昨天迷路到現在,他們已經被困在這里超過二十四小時了,而且遭遇到了重重危險,現在天已經黑了,她們今天出山的希望又變得十分渺茫,而且這林子一到晚上便變得十分危險,她真害怕這么下去,還沒撐到搜救隊過來,他和林羽就先把命丟在這里了。

    林羽聽到她這話眉頭一蹙,突然間想起自己方才從洞穴中帶出的那個羅盤,因為怕羅盤上面有什么細菌或病毒,所以他一直都是用紗布包著的。

    此時他從登山包里取出一副手套戴上,這才把羅盤拿在手里掂量了掂量,發現這個羅盤做工十分精細,是常見的用來勘測風水的工具。

    從剛才那些腐爛的尸體的著裝推斷,再聯想到洞穴中那個石棺板和棺板旁邊堆積的寶貝,林羽覺得這幫人多半是為了尋寶而來的,也就是說,這片林子中極有可能藏有一個漢代的古墓!

    只不過那些人萬萬沒想到,一開始是抱著發財夢來的,但是最終卻死在了一只猴子的手里!

    林羽仔細的看了眼那個羅盤,發現羅盤中間的指南針仍舊十分的靈敏。

    但是此時判斷出方向對他而言也沒有任何的意義,畢竟他們現在已經在林子里徹底迷失了,根本不知道軍營所在的方位。

    不過林羽腦海中突然閃過來一個記憶,他眼前陡然間一亮,頓時來了主意,急聲道:“對啊,既然這羅盤可以用來分金定穴,也同樣可以定陽宅啊!”

    “分金定穴”這個名字的由來,是因為最早羅盤的盤面由八卦、十天干、十二地支組成,后經改造又在羅盤上增加了二十四山,又分為了一百二十份,便就是所說的一百二十分金,在風水學中通常可以判斷陽宅吉兇,而所謂的“分金定穴”,就是用羅盤來對山川龍脈的走勢進行分析,來確定墓穴的位置。

    而風水術中既然可以通過羅盤判定墓穴的位置,林羽自然也可以根據相反的原理推斷出陽宅的位置,所謂的陽宅就是有人居住的地方,只要找到這山里的任何一個村子,找到活人,那他們自然就能通過這些人找到軍營的位置!

    想到這里林羽精神大振,立馬按照祖上記憶中的方法用羅盤開始進行定位。

    果不其然,很快他便用羅盤鎖定了一個方位。

    雖然不知道這種方法到底對不對,但他還是決定順著這羅盤所指的方向往外走,有方向起碼比他們這樣毫無頭緒的瞎走要強的多。

    “安妮,你困不困?!”

    林羽抬頭望了安妮一眼,關心道,“要是不困的話我們就往外走了!這次的方向應該沒問題!”

    此時天已經徹底的黑了下來,而經過剛才那番驚嚇,林羽擔心安妮的體力不支,所以提前問了她一句。

    安妮本來確實有些困頓,但是聽到林羽這話精神猛然一振,急忙站起來,驚訝道,“何,你說什么,你說我們能走出去了?!”

    “不錯!”

    林羽點點頭,說道,“我用玄術中風水術中的方法確定了一個方位,這次應該沒錯,我們花幾個小時就能走出去!你要是累了的話我們可以先休息一會兒!”

    “不用了,我不累!”

    安妮聽到林羽這話頓時振奮不已,用力的搖了搖頭,激動道,“走吧,我們現在就往外走吧!”

    她知道,留在這里才是最危險的,要是剛才逃走的那只巨猴帶著它的同伴返回來的話,她和林羽就算能保住性命,也肯定會受傷!

    林羽見安妮的精神狀態不錯,沖她一點頭,接著帶著她快速的朝著羅盤所指引的方向走去。

    安妮的腳步也不由輕快了幾分,身上莫名了的充滿了力量,可能是因為有了希望的緣故吧。

    而林羽不知道的是,此時遠在京城軍區總院的江顏卻已然忙的焦頭爛額。

    因為病床上的葉清眉此時已經開始咳起了鮮血!

    “快,快給我打盆清水過來!順便幫我拿條干凈的毛巾過來!”

    江顏一邊扶著葉清眉,一邊不停的用毛巾替葉清眉擦著嘴角的血跡。

    這已經是從昨天晚上開始,葉清眉第三次出現咳血癥狀了,不過好在這口濃血咳出來之后,葉清眉的呼吸平穩了許多,不過臉上紅的宛如火燒,而且皮膚上的疹子也越來越明顯。

    大概從三天前,癥狀穩定的葉清眉的情況便極具惡化,先是高燒,然后是呼吸急促,再發展到今天,就變成了咳血。

    以至于江顏和護理她的護士在進入隔離病房之前,都需要先穿上防護服。

    此時隔離病房外面趙忠吉正一臉陰沉的透過玻璃望著病床上雙眉緊蹙,緊閉雙眼,面容痛苦的葉清眉,心中復雜不已。

    而他的身后則站著數名醫院內科和病毒方面的專家。

    “院長,我們得盡快把她送走啊,再這么下去,萬一傳染到我們醫院里的醫護人員,病毒擴散開來,那后果可就不堪設想啊!”

    一個矮胖的主任推了下臉上的眼鏡,十分擔憂的沖趙忠吉說道。

    “擴散?!這種病毒是通過血液進行傳播,只要我們的醫護人員不違規操作,怎么可能會被傳染上?!”

    趙忠吉沉著臉冷聲說道,他背在身后的手也緊緊的握了起來,內心也捏著一把汗。

    這矮胖主任其實說的不錯,要是一直這么下去,將大大的加大他們醫護人員感染病毒的風險,倒是萬一病毒擴散出來,那他可就成了眾矢之的了!

    不過他相信他們的醫院的醫療設施,現在每個護工身上穿的防護服都是國際上最先進最頂級的,絕對可以百分百隔離病毒!

    不為別人,就算為了林羽,他也得保護好葉清眉的周全!

    “院長,話雖這么說,但是事實怎么樣,我們誰都不敢保證啊!”

    另外一個頭發泛白的病毒科醫生也忍不住低聲說道,“保險起見,還是把她送到市防疫站吧……”

    “放屁!”

    趙忠吉猛地轉過頭沖那頭發泛白的醫生怒聲吼道,“市防疫站那是什么地方,要是把她送了過去,那你覺得她還有活路嗎?!”

    矮胖主任有些不滿的瞥了趙忠吉一眼,低聲嘟囔道,“你為了她的死活,就不管我們全院人的死活了……”

    “你說什么,你再給我說一遍!”

    趙忠吉聽到矮胖主任這話頓時勃然大怒,指著矮胖主任怒聲吼道,“你們這些人,難道忘了何家榮對你們的恩情了嗎?!他媽的當年要不是何家榮替你們醫治好了何家的千金,你們一個個的早他媽的滾回家種田去了!”

    因為當初何妍妍被毒蛇腰傷的時候,也是這幫子醫生主任過來的,面對何妍妍的蛇毒束手無策,惹的何自欽勃然大怒,罵他們都是廢物,揚言要讓他們一個個的都卷鋪蓋滾蛋。

    而后來林羽過來替何妍妍治好了病,也就相當于替他們保住了飯碗,而這幫人當時對林羽也是千恩萬謝,但是沒想到事到如今,林羽的至親生病了,在感染幾率極小的情況下,他們一幫人竟然毫不留情的要求把葉清眉趕出醫院!

    用“人面獸心”來形容他們或許有些過分,但是“忘恩負義”四個字,他們絕對擔的上!

    一幫醫生主任被趙忠吉罵的臉上有些難為情,不過他們還是心有不甘的小聲嘟囔。

    “我們是欠了他的情,但是我們不是非得跟著冒這種生命危險吧?!”

    “當初也不是我們求著他讓他過來幫何家千金治蛇毒的吧?!明明是何家的人請的他,就算欠情,也是何家人欠他的情吧!”

    “這話說的對,我們根本就不欠他的情,又為什么替他冒這個生命危險!”

    “是啊,我強烈要求把這個葉清眉趕出醫院!”

    趙忠吉聽著眾人這番話氣的渾身顫抖,指著他們不停的怒聲道,“一群白眼狼,一群白眼狼啊!”

    “趙院長,我們也是為了我們醫院的全體員工著想,同樣也是為了你著想,要是到時候病毒擴散開來,你首先可就是要擔責任的!”

    矮胖主任推了下眼鏡,沖趙忠吉沉聲說道,“再說,你只是個副院長,醫院里的事情你還沒發全權做主吧!”

    此時走到走廊外面打電話的步承已經趕了回來,正好聽到了眾人的這番話,他二話沒說突然從腰間掏出自己隨身攜帶的匕首,放在手里微微一轉,接著猛地一揚,匕首瞬間朝著天花板狂飛而去。

    “砰!”

    只聽一聲巨響,那群醫師專家所站的天花板上方的電燈陡然炸裂,玻璃渣子飛落了他們一頭。

    “哎呦!”

    眾人立馬驚呼一聲,一邊抱著頭一邊四下躲避,隨后齊齊朝著天花板上碎裂的電燈望去,隨后他們面色陡然一變!

    只見天花板上碎裂的電燈凹槽處,扎著一把明晃晃的匕首!

    步承快走幾步,一踩旁邊門上的把手,身子陡然飛起,抓住天花板上的匕首重新落到了地上,冷冷的掃了眼對面的一眾醫師專家,冷聲說道,“將葉小姐趕出醫院可以,送她去防疫站也沒問題,但是我有話在先,你們今天在場的,一個個我全部都記住了,倘若葉小姐有任何閃失的話,你們一個個的,都會跟著陪葬!”

    步承這話不帶絲毫的感情,宛如一把利劍,扎入每一個人的心臟。

    一眾醫師專家聽到他這話心頭咯噔一下,嚇得面色一白,互相看了一眼,再沒敢說話。

    趙忠吉看到他們一個個吃癟的樣子,心頭直樂,有些贊賞的望了步承一眼,心想有時候道德良知的確不如武力來的有威力啊!

    “怎么樣,還有人提議要把葉小姐趕出醫院嗎?!”

    趙忠吉掃了那幫醫師專家一眼,淡淡的說道。

    那幫人看到步承那冷如刀的眼神,哪里還敢再發表半句議論,低著頭,沒敢吭聲。

    “好,既然沒有人提議要讓葉小姐轉院,那就讓她繼續在我院接受治療吧!”

    趙忠吉背著手,神色傲然的瞥了那幫專家醫師一眼。

    那幫專家醫師敢怒不敢言,知道趙忠吉是故意的,便沉著臉再沒說話!

    這時江顏猛地打開門,從病房中走了出來,把身上的防護服一脫,沖步承焦急的問道,“怎么樣,聯系到家榮了嗎?!”

    步承輕輕的搖了搖頭,冷峻的臉上也不由閃過一絲失落與擔憂。

    江顏聽到這話身子猛地一顫,急聲沖步承問道,“是不是信號不好,沒打通,你,你就沒多打幾遍?!”

    “打了,我打了好幾遍了!”

    步承皺著眉頭冷聲道,“可是根本打不通,而且發短信也沒回!”

    江顏聽到這話腳下一軟,一個踉蹌往后倒去,幸虧她一把抓住了后面的門把手,這才沒摔到地上,面色蒼白的望著樓道外面顫聲說道,“應該是信號不好,應該是信號不好,他沒接受到……”

    其實江顏這話是在自欺欺人,林羽所在的山區確實信號不好,但是絕對沒有不好到連電話都打不通,短信都發不出去的地步啊!

    而且從昨天下午到現在,已經二三十個小時了,無論怎么打電話,怎么發短信,林羽那邊都沒有絲毫的回應,宛如人間蒸發了一般!

    而就在昨天下午之前的早上,林羽還跟她打過電話呢!

    所以江顏的內心不由升起了一股恐懼感,猜測林羽要么是感染了病毒,要么是出現了什么意外!

    想到這里,她眼前便陣陣泛黑,悲痛的情緒近乎要將她擊垮,但是理智告訴她她必須堅持,她必須要照顧好葉清眉,必須要等到林羽回來!

    “江醫生,你沒事吧?!”

    趙忠吉見狀趕緊過來攙扶了江顏一把,輕聲安慰道,“何醫生的能力你也是知道的,憑他的本事,肯定會沒事的,你別擔心!”

    江顏抿了抿嘴唇,用力的點點頭,輕聲道,“趙院長,謝謝您!”

    剛才趙忠吉跟這幫專家醫師爭論的時候,她也在病房里隱約聽見了幾句,知道是因為趙忠吉的堅持,葉清眉才能被留下來,所以內心對趙忠吉十分的感激!

    “客氣了!”

    趙忠吉輕輕的嘆了口氣,感嘆道,“我欠了何醫生那么多人情,這點小事,又算的了什么!”

    “你們誰是領導?!”

    此時走廊那邊突然傳來一聲沉喝聲,緊接著便是一陣堅硬的皮鞋踏地的“噠噠”聲。

    趙忠吉和江顏齊齊抬頭望去,只見走廊盡頭走過來了一幫身著制服的人,左側幾個很好辨認,穿的是警服,而右側幾個的制服上面,則帶著“防疫”的字樣。

    “我是這的副院長!”

    趙忠吉看到這幾個人面色一變,急忙迎了上去,疑惑道,“你們是?!”

    “我們是市防疫局的!”

    身著“防疫”字樣制服的一個寬臉男子出示了下自己的證件,望著趙忠吉冷聲道,“聽說你們醫院私自接收了一個感染致命病毒的患者?!”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最佳女婿(林羽江颜)最新章节_小说最佳女婿在线阅读_全集下载_TXT小说下载_TXT电子书免费下载